抚顺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长生界 第433章 当狂人遇上猛人

发布时间:2019-09-13 20:04:49 编辑:笔名

长生界 第433章 当狂人遇上猛人

晨在魔鬼窟中击杀的恶灵难以计数,最保守估计也要位,周身笼罩上一层近乎实质化的黑色煞气,寻常人的肉眼难以看清,但是只要是修一定能够觉。

这顿时难住他了,城镇根本无法进入,不然很快就会被人注意到。

“我饿……”珂珂可怜兮兮,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看着萧晨,恨不得立刻飞进城中,找一家餐馆大吃一顿。

但是,萧晨怎么可能放心小家伙一个人出行呢,坚决将它留在了身边。

“再忍几天,等我把身上的煞气炼化干净。”

哪知,这一等就是整整三个月。

阳春三月,莺飞草长,柔柳摇曳,暖风吹拂,泥土的气息混合着芳草的清香,让人感觉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生动与和谐。

此刻,萧晨与珂珂皆双眼冒光,不用怀,他们是在寻找美好的事物,略过那佳木葱的园林,避过那几名青春靓丽的少女,直接将目光投向天空中翔舞的几只仙鹤。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烤鹤……”雪白小兽喃喃着,情不自禁的擦着口水。

“要矜持……”萧晨虽然在这样数落珂珂,但是他自己的眼睛却也如狼一般绽放着绿光,困在死亡世界的魔鬼窟四载有余,整日都要对战阴森的恐怖亡灵,淋洒冰冷的魔鬼血液,现在看到什么都觉得是美味佳肴。

“你是什么人?!”

园林中。几名青春靓丽地少女质问萧晨。在不远处地芳草地上吟诗作画地几名男子。也被惊动走了过来。

很显然是这是一群才子佳人。看到萧晨这个胡子拉碴地陌生人闯入此地。顿时警觉无比。

“蜜枣糕、酥油茶、八珍点心、水晶包……”雪白小兽盯着草地上那些茶点。近乎石化了。一双充满灵气地大眼彻底直。而后像个小可怜般喃喃着:“我地……都是我地……”

小家伙被困在死亡世界十三年。终于回到现实世界。肚内地馋虫早已彻底复苏。现在就是看到一根鹅毛都会幻想成香喷喷地烤鹅。更不要说亲眼目睹到精致地糕点了。

小东西实在被馋坏了。

一群才子佳人自恃人多势众,一起围了过来,面对野人一般的萧晨,自然没有好脸色。

“砰”

萧晨直接以一根大棒解决了问题,一名才子被敲头破血流,惨叫着软倒在了地上,一名青春美少女更是直接翻白眼晕了过去。

“野蛮!”

“莽夫!”

……

一群才子佳人一哄而散,快跑了个没影。

一人一兽大摇大摆走上前去,开始享用糕点,远离人世间十三年,现在任何吃食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极品美味。

当那名被敲破头的那名被吓晕过去的美女醒转过来时,正好看到萧晨与珂珂在耐心地烧烤两只仙鹤。

“野蛮的屠夫,你居然将阿英它们烤了……”少女尖叫。

才子看到火堆中的古琴时,更是惨嚎:“我家传的焦尾琴……”

两个人直接翻白眼,又晕了过去。

当萧晨与珂珂吃的心满意足,又在芳草地上休息良久之后,才一起懒洋洋地站起身来。

“不能白吃人家的东西,给他们留下两枚仙果吧。”萧晨活动着筋骨,在旁边地小河中痛痛快快的洗了个冷水澡,自失乐园中寻到一件衣服穿上。

“艺术是无价地……”小兽小声嘟囓,肉痛的留下两枚仙果。

“还说,那张焦尾琴是你填进火堆的。”

萧晨与珂珂离开了雍州

,一路东行,两日后来到了燕京。

燕京,北方古都,自古便是重地。城墙高大,顶面宽阔,足以能够跑马。墙面用青砖包砌,不仅厚重坚实,且给人大气地感觉。城门上建有城楼、箭楼、闸楼,巍峨凌空,气势宏伟。

远远望去,燕都紫气冲天,不过也只有达到萧晨这种境界的人,才能够看清那腾腾而上地紫气。

他皱了皱眉,到了现在才终于明了,为何百族会争夺天下名城了。

单以燕都来说,紫色龙气冲天,大地之下必然有磅礴祖脉,有无尽灵气汇聚成的大地灵根。若是深入燕都大地下修炼,度定然会提升数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燕都、金陵、洛阳、长安等千古名城,比之五岳等名山大川更适合强修炼。

不仅萧晨改变了容貌,珂珂也不情愿地化身成一只黑色的小猫咪,如此才进入燕都。

“我好饿呀……”珂珂可怜兮兮的揉着自己的小肚。

“放心,等下就可以让你品尝到燕都所有美味了。

”萧晨看到这里紫气冲天后,心情大好,道:“把你小圣树准备后,今天晚上

栽树……”

“我饿……”

“好了,怕你了,其实我也很饿。”

萧晨带着珂珂走进燕都,热闹繁华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叫卖叫卖声此起彼伏,与死气沉沉的死亡大6相比,真的有天地之别。

“此生,只愿在这滚滚红尘中堕落……”经历了死世界的枯燥与单调,萧晨格外珍惜这充满生气的世界,此刻一切在他眼中都是鲜活美好的。

可惜,美好的感觉仅仅持续了片刻中,便被一个粗暴的声音打断了。

“逍遥小侯爷出行,行人退避!”萧晨稍一愣神的功夫,一队人马就已经冲了过来,人喊马嘶,路人纷纷躲闪。

“滚开!”十几匹飞奔的骏马在前开道,直冲而来,眼看就要将一名老妪踏在那碗口大的马蹄下。

萧晨一步迈了过去,将老妪拉向一旁,不想虽然躲避过了马踏之灾,马鞭却抽了过来。

“找死,还不快滚开!”骄横跋扈的骑士目露凶光,似乎对萧晨这个仗义出手很不满意。

“好大的口气,好狂的霸气……”

萧晨冷笑,退后了一步,而后“砰”地一声抓住了马鞭,用力一拉,那名骑士立刻一头栽落了下来。

他的坐骑乃是有名的奇狮马,马鬓如雄狮鬓毛一般蓬松着,异常威武,乃是有名的千里神驹种,跑起来如同闪电一般,半个时辰就可以跑出七十里,又名七十马。

碗口大的马蹄,砰的一声踏在了栽落下来的骑士自己地身上,顿时让他出一声闷哼。

“大胆,你找死!”骑士怒目圆睁,一下子腾跃而起,并没有在马踏下受到任何伤害,显然是实力不弱的修。

他扬起手手中马鞭,劈头盖脸向着萧晨抽来,寻常人若被打中,恐怕满嘴牙齿都要飞落出去。

“喀嚓”

骨碎的声音出,骑士地手掌被萧晨牢牢的攥在了手中,慢慢的捏着,每次捏揉,就会出“喀嚓喀嚓”的响声,骑士的手掌像是面条一般软了下去。

“啊……”骑士出鬼哭狼嚎般地惨叫声。

其他驾驭奇狮马的骑士被惊动了,街道上顿时一阵大乱,十几名骑士策马回奔,冲向这里。

“大胆狂徒,竟敢当街行凶,拿下!”一名领头地骑士命令道,当下抽出了腰刀,向着萧晨劈来。

“当”

萧晨轻轻一弹指,那劈向头颅的长刀顿时断为两截,坠落在地面,出清脆地颤音。

“一起上,剁了他!”很显然这帮骑士骄横跋扈惯了,虽然看出萧晨身手不凡,但是并不畏惧,因为他们的身后的势力太大了。

十几人并举刀剑,向着萧晨砍来。

但是,十几把刀剑全都在刹那间碎裂,而造成这一后果地仅仅是一根手指,接着一根手指连点,十几名骑士全部翻落在地上,每个人都臂骨都彻底粉碎了。

“什么人敢当街搅闹,阻挡逍遥小侯爷出行?”前方大乱,自然惊动了后方的车马。

八名修飞腾而来。

被萧晨救下地老妪扯着萧晨的一角,焦急无比,道:“年轻人快跑吧。”

“您先走。”萧晨看着老妪没入人群中,而后冷笑着看着三人到来。他已知晓是哪股势力入主了燕都,本就是为“砸场子”与“栽树”而来,自然不怕事情闹大。

“年轻人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你在出门历练时你家长辈没有告诉你燕都是什么地方吗?”一个老话语冷森,凝视着萧晨。

“燕都是什么地方?”

听到萧晨如此询问,八名修更加肯定,这是一个什么都不懂地新人,像看死人一般盯着他。

“统治燕都的逍遥侯背后有神人支持,你敢来此撒野,恐怕你家长辈知道后定然会赶你出师门,而后来此负荆请罪。”

“神人……哪些神人?”

“你……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老冷笑道:“你可曾听到过‘多宝天王吴明一出,谁与争锋?’这句话,最起码有三五名这样的强在燕都修炼。”老提到吴明两字后,近乎蔑视的看着萧晨,不断冷笑。

“吴明是谁?没有名没有姓吗?打铁的天王还是卖锅的天王?”

“你……愚蠢,这下你绝对没命了!”

八人纷纷出手,剑气与刀芒并起,瞬间将萧晨淹没了。但是,很快他们就悲哀的现,种种攻击手段对于萧晨来说根本无效,璀璨神光全都在其体表消于无形间。

而场中那名青年轻轻一弹指,他们顿时感觉如遭雷击,仿佛有天雷在他们耳旁突然轰响,八人在刹那间被震晕了过去。

“何人喧哗?”

后方,那架华丽非凡的马车中传来一个年轻男

音,有人为其挑起玉帘,扶着他走下马车。

两名白老紧紧相随,跟着他一起走上前来,当看到十几名骑士与八名护卫全都躺在地上时,脸色苍白、酒色过度的年轻男子立时暴怒。

“狗胆包天,竟敢动本侯的人,给我一起上,拿下他!”

这名小侯爷乃是逍遥侯的独子,平日颐指气使惯了,而今日更是要去迎接一位重要客人,因此而耽搁了时间,让他暴跳连连。

但是,冲上前的去地人几乎还未出手,就全部躺在了地上,紧随逍遥小侯爷而行的两名老相视一眼,皆露出骇然之色,对逍遥小侯爷低语。

“不行,去府中叫人,一定要给我拿下他。”他五官近乎狰狞,平日何人敢冲撞他,今日竟然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怎能容忍。

看着一名老远去,萧晨懒散的笑了起来,慢慢走上前来,道:“你这二世祖脾气到不小,看来平日作威作福惯了。不过,管你是龙是狗,在我面前都要给我匍匐趴下。

萧晨慢慢走来,那人畜无害的笑容,让逍遥小侯爷身后的那名老顿时变色,他快冲向前来。

哪知,被萧晨轻轻一指就点飞了出去,当场口吐鲜血,软倒在地。接着,萧晨来到了逍遥小侯爷的身边,道:“你是什么小猴子?”

“本侯……我乃逍遥小侯爷……”此时地他已经是色厉内荏,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管你是猴是狗,也趴下吧。”萧晨轻轻在他肩膀上一拍,这位小侯爷立刻腿肚子转筋,体若筛糠般,异常听话的趴在了地上。

“我父亲是……”

“知道,不就是只老猴子吗?”萧晨随意的走来走去,其中数脚都踏在了小侯爷地脸上,立时引来了鬼哭狼喊般的哭叫。

“我父亲与几位神人……”

“闭嘴,老实点,聒噪死了。”萧晨漫不经心的命令道,脚下又是一顿乱踩。

顿时,让一干趴在地上的侯府人士噤若寒蝉。

“太慢了,太慢了,你们猴子府的高手来地怎么这么慢啊?”

闻听此言,逍遥小侯爷顿时要哭出来了,纵然是他骄狂、不谙世事,也知道眼前这主绝对牛叉上天了,完全是为找事而来的。

远处,大街上众多平民百姓无不感觉解气,竟然有人将这个平日作威作福地恶少如此收拾,实在大快人心。

远空,銮铃声响,一只生翼的神豹拉着一辆香车,破空而来。有十几名青年男女,飞行在天空中,护在香车左右。

逍遥小侯爷顿时露出喜色,这就是他要等地贵客,是他父亲吩咐一定要竭尽所能讨好的仙女。

“你认识他们?”萧晨问道。

逍遥小侯爷不理萧晨,突然大喊了起来:“仙子救命啊……”

天空中的香车霞光缭绕,瑞彩千道,缓缓降落而下。

看到有仙人降临,围观地百姓顿时敬畏无比,纷纷后退。

“排场倒挺大。”萧晨重重冷哼了一声,曾经击杀百万恶灵而凝聚成的煞气,突然爆而出。

在刹那间,那头生翼神豹直接吓得跪伏在地,香车重重落在地面。

黑色地煞气并未向那些人冲去,刹那间消失。

“何人惊扰香车?!”如同银铃般的少女声音自香车内出。

而护车地十几位年轻男女更是同时冲上前来,敌视着萧晨。

“趴下,趴下!”萧晨向前点指,十几名达到长生境界的男女,虽然在竭尽全力抵抗,但是在指芒扫射下,最终全部软倒在地。

后面的逍遥小侯爷等人彻底傻眼,神人都乖乖听话趴在了地上,看到这一境况后,他们现在浑身都在颤抖。

“当……”

悠悠钟声响起,一名中年美妇自车中冲出,喝道:“何人想对我家小姐不利?”

“仿制的不灭皇天神钟?你家小姐是吴明的什么人?”萧晨来了兴趣。

“我家小姐乃是多宝天王的亲侄女,还不快退开。”中年美妇冷喝。

“吴明的名字对我来说不好用,什么多宝天王自封的吧,今天我就是为摘他的钟宝与锤宝而来的。”

闻听此言,所有人都倒吸冷气,吴明是谁?多宝天王无敌天下,眼前之人竟浑然未将其看在眼中,实在让人震惊。

逍遥侯府众人全都脸色惨白,大气都不敢出了。

“你是谁?好大的口气!吴明天王亲至,恐怕你立刻逃之夭夭!”中年美妇冷笑。

“吴明……哈哈……”萧晨大笑道:“就怕他现我来了后,直接远遁万里。”

小儿多少度算发烧
小孩子发烧怎么退烧
热淋清颗粒的主要成分
两个月大的宝宝咳嗽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