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美专家美日被赶出西太平洋只是个时间问题

发布时间:2019-11-30 08:31:33 编辑:笔名

美专家:美日被赶出西太平洋只是个时间问题

日方报告公开的海军现代级139号驱逐舰照片

日方报告公开的中国海军基洛级潜艇照片

香港亚洲时报22道,中国海军最近在沿海进行的密集演习引发西方防务专家强烈关注,他们进行了观点不同的解读。美国军事专家费舍尔称,中国先进的预警机和战斗机也参与了此次演习,如果属实将意味着中国的作战能力大幅跃升。他还指出,中国十年内将拥有两艘航母、多艘潜艇以及反舰导弹,如果美国和日本在太空防御、海上能源武器领域的投资无法持续,华盛顿和东京将在2020年左右失去在西太平洋的海上优势。

中国海军密集演习引发西方专家激辩

报道称,4月中旬,日本海上自卫队(MSDF)的2艘驱逐舰——“乌海”号和“铃波”号,在冲绳岛西南偏西约140公里、靠近琉球群岛的海域,意外地遇到了中国解放军海军(PLAN)的几艘战舰,其中包括2艘潜艇和8艘驱逐舰。当时,这几艘中国战舰正在驶离东中国海、进入西太平洋。它们通过位于琉球群岛最北部的宫古岛的北端、经由宫古海峡向东南海域行进。

在那里,这几艘中国战船进行了反潜作战、航行中燃料补给以及直升机飞行等训练。期间,解放军海军的一架直升机还飞行途中,与海上自卫队的“铃波”号驱逐舰发生了“近距离接触”,引来了日本自卫队联合参谋部的正式抗议。此外,解放军海军潜艇的出现也来了日方的抗议。中国在并未事先通知日本的情况下,便组织多艘本国军舰在前往西太平洋的途中,穿越了日本近海海域。对此,日本防卫大臣北泽俊美深感不悦。对于这几艘中国战舰在秘密通过日本近海的过程中,是否得到北京政府自2009年底所发射5颗地球观测卫星/军事观察卫星协助的问题,北泽俊美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英国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中国军事问题专家李·加里评论称,在当前背景下,中国此举意义非凡,并且史无前例。李加里说,中国试图通过此举“向亚太地区发出一个明确的信号——该地区国家需要做好准备,接受一个敢于检测自身力量到达并进入新海域的中国”。

不过,华盛顿尼克松中心中国研究负责人德鲁·汤普森并不认同李加里的看法。汤普森说,近期解放军海军在日本“深水”海域的行动,并不能说明解放军海军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令外界不安的新阶段。汤普森表示:“长期以来,解放军海军一直致力于提高自身的远洋行动以及海陆空联合行动能力。解放军海军的演习也确实展现了其大幅提升的能力,或者至少表明他们愿意在演习中展示自体更为有力的硬件;不过,这些应被视为连续发展的一部分,而不能将其从之前的发展阶段中分离出来。”

中国海军东海演习可能动用预警机

当然,对于美国和亚洲其他国家来说,判断中国的确切走向和真实意图并非易事。对此,华盛顿新美国安全中心研究员亚伯拉罕·登马克表示:“解放军海军通过冲绳县附近的相关报道,只是为提醒了美国在日本和整个亚太地区的盟友:中国的未来依旧不明。各国有必要维护军事力量,以应对同中国之间可能发生的对峙及军事冲突。”

登马克指出,解放军海军长期以来主要负责两项任务:保护中国大陆安全以及开展行动应对台湾意外事件,这些行动以在西太平洋的反介入/区域封锁行动为主。4月中旬的演习可能进一步表明,解放军海军越来越重视其对“海上交通线”的保护。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甚至把海军所担负的这一任务称作“新的历史使命”。

对此,登马克指出:“中国领导人已经逐渐认识到,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依赖于其所获得的国外资源和市场。例如,尽管中国所进口石油的80%都要通过马六甲海峡,但解放军海军目前尚不具备保护远离本国船只的能力。这使中国军事领导人开始审视解海军的第三项任务——保护海上交通线。”

华盛顿国际评估和战略中心高级研究员理查德·费舍尔称,中国海军在东中国海进行的系列军事演习是其“收获过去十年投资的重大一步。”他表示:

“解放军海军至少部署了两个小规模多平台水面行动群——其中包括潜艇、远程防空防御力量、后勤支援舰队——并由新型远程地基和天基监督系统提供支持。这是一次据称涉及了机载预警与控制系统和战机的多舰艇行动,倘若果真如此的话,解放军海军战力必将得到大幅度提高。”

对于台湾和美军而言,其未来就有可能会需要打破解放军海军的封锁了。对此,费舍尔表示,中国十年内将拥有两艘航母、多艘潜艇以及反舰导弹,如果美国和日本在太空防御、海上能源武器领域的投资无法持续,华盛顿和东京将在2020年左右失去在西太平洋的海上优势。只要华盛顿和东京仍抱有北京将成为其迎接未来挑战的‘重要伙伴’的幻想,这些投资就是不太可能的。美日两国只是想要忽视中国才是其需要面临的挑战的事实而已”。

解放军海军最终将部署反卫星武器

费舍尔还称,中国核心军事战略确实有了很大的提高,包括提高全面解放军海军作战能力的军事空间战略。费舍尔指出:“解放军海军获得地区和全球投射能力的首要条件就是占据低地球轨道战区优势。我们都知道目前解放军海军非常重视这一点。解放军海军最终将部署反卫星武器,并获得其他太空作战能力,以及潜射和舰射反舰弹道导弹。

费舍尔认为,潜艇是解放军海军全球重要性的第二个主要因素。这些更安静的改良版潜艇可能实现独立深水弹道导弹潜艇行动。第三个因素就是到本世纪

20年代末打造而成的四艘航母及大型两栖战斗群。还要第四个基本因素,即解放军出售世界级海军及其他军事技术的能力,这种能力再加之相关商业活动,便能够形成可构建海上联盟的核心战略关系。”

不过,正如华盛顿新美国安全中心研究员登马克所言,解放军海军想要成为一支强大的“蓝水”海军力量,还要很长的道路要走。“目前,解放军海军尚无长时期执行远洋任务的经验,也没有足够舰艇可以在不影响其近海反应能力的前提下进驻印度洋。而且,解放军海军历来由地面行动经验丰富的领导人指挥,在其能力足以保证保护海上交通线路之前,解放军海军理论及概念需要经过重大改变。”

尽管至今解放军海军仍在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但保护海上交通线——尤其是印度洋内海上交通线——对解放军海军而言仍然非常具有挑战性。登马克说:“中国在印度洋并无基地,其在索马里沿海海域执行反海盗任务主要由中国油轮支持。如果解放军海军要在印度洋打造长期存在,那么这支部队既要依靠后勤舰艇,也需要依靠地区支持基地或港口。虽然有大量报道称中国参与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和缅甸港口的发展,但这些港口很明显只是商业性的。不过,可以想象,解放军海军可能利用印度洋国家——尤其是友好国家——的商业港口,在和平时期为其提供后勤支持。(编译:春风)

分离设备压滤设备
劳动纠纷
凉菜